绅士

日期:2020-07-22 18:58:11 作者:魏建瑞 信息来源:微信笔记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清末民初,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乡村联保自救,唯得高望众的乡村长者虽不为官,但在本土倍受尊重,也可谓一言九鼎。

    听老辈人讲,寺上和河西有三位这样的人,一个是华俨旁边的吕顺堂(吕朴楞的爷爷),村人尊称“老架子″,一个是北沟的吕振东(吕虽子的爷爷),再一个是河西的高玉卿(老师高银来、高文广的先祖)。此三人在寺上丶河西都是闻人,可称“乡绅"。

    民国十九年(1930年),蒋冯阎桂拉开了中原大战,河南成了主战场,再加上天旱无雨,粮食欠收,蝗虫遍地,刀客四起。

     许村一后生,因与寺上有亲戚,便迁入寺上居住,在魏家沟后山打一土窖,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穷苦生活。因其在堂弟兄中排行第二,人们便称其为“老二”

     穷生奸计富生礼,肚饥想起牙缝菜,为生活所迫,老二时常到大户家偷点粮食、衣物解决温饱,以打发那艰难的日子。但他有个原则,寺上人家不偷、穷苦人家不抢。

    时间一长,惹恼了寺上村周边的外村大户,便趁夜抓了老二,关在华俨寺庙内南面厢房內,派乡丁看守,然后通知大章、仓头、许村、仓西、横山、云水、下岅峪、东沃等村拿事人到寺上庙里议事,欲置老二于死地。

     各方“神圣”有骑马的、有坐牛车的都向寺上涌来,河西村高玉卿来后没直接到后院议事厅谋事,一进三门,便左拐到南厢房对乡丁说:“把门打开,让我看看老二",门开后,只见老二五花大绑在柱子上,瘦得皮包骨头,便开口道:“老二、你受惊啦!”老二大哭,高先儿劝道:“不用怕,你看,我们不是都来啦?来议议便放你出去,回去后做个小生意啥的,别再干那营生啦!"老二说:“叔,我还能不能活到明天都说不定,还做啥生意"。“你看你咋这样说话,俺们来干啥?不是保你来的吗?快别多想"。随手捣几个铜板对看门的乡丁说,去买点饭,犯点错也不能让饿着。其中一个乡丁接钱而去。

    下午议事人开会,多数人主张就地正法,吕顺堂丶吕振东主张打五十板子教育后放人,高玉卿只管抽烟,天将黑,双方折中,待天明解送新安县街,让上峰处理。为防夜里逃跑,先一顿毒打。

   老架子吕顺堂、小秀才吕振东知道老二一解到县里,必死无异,乡里乡亲的,平日里他也不欺负寺上乡邻,罪不至死,便如此这般……

   是夜,大殿后议事厅突发大火,众人急去救火,待火扑灭,前院有人高喊:“老二跑啦",救火人变成追捕人,高举火把分头向竹园、许村.云水、东沃扑去。

   待人去寂静,藏在寺庙后院走崖处柏树丛中的老二家也没敢回,一路向南投了宜阳老君山的刀客队伍,真的被逼上了“梁山"。

    在宜阳,老二因头脑灵活,又敢打敢冲,很快受到大杆子的器重,二年后升任“二杆子"。\

    越三年,宜阳刀客北犯新安,横扫新安北部,当年的土绅、恶霸、土豪均被绑住牵到花沟煤窑竖井处,枪葬后推入井下。

寺上村秋亳无犯,吕顺堂、吕振东相安无事,高玉卿家一百多亩地、二百头牛羊、万贯家产分文未损。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