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虚 散文

心虚

上初中时常做恶梦,第二天还怕,毛粉英老师知道后就给我们讲了个故事以缓解我们稚嫩神经的压力。她讲:一个老师晚上去村里户家吃轮饭,走到院里踩住一只蛤蟆,只听啪"的一声炸晌,把蛤蟆踩啦,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到学校,一直纠结这

阅读全文
四月槐花 飘香来 散文

四月槐花 飘香来

槐花开了! 清晨,被一阵清脆悅耳的鸟啼声唤醒,起床走出院子,一股幽香挟裹着丝丝甜味扑鼻而来,不禁让人精神抖擞,心旷神怡。 然后,我凭着感觉,寻着幽香信步走出去,不远处千亩槐树林环绕着村庄,槐林中,棵棵槐树像英姿飒爽的士

阅读全文
人间烟火 散文

人间烟火

连绵的雨下个不停,大概这便是江南的梅雨时节了吧,诗说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上个月确已见过了满城风絮,想必这雨还要流连个几天,只是连日的潮湿着实令人头痛。 最近刚换了宿舍,觉得房间的插座位置不方便,便找来钉子叮

阅读全文
最长一天 散文

最长一天

丢失的日子如融化在人群里的好姑娘,我看着她沿途美丽下去,嫁给别人。——叶三 时间的消散,从来都不是砰地一声轰然破碎,而是悄悄地渐隐,就像水消失水中。梅雨时节,常常转瞬间便天地滂沱,风雨倾城。 6月22日夏至

阅读全文
半生瓜 散文

半生瓜

记得有人开玩笑说,春秋季的衣服是不用买的,因为大部分地方根本没有春天和秋天。春天还没来得及熟识,便倏忽不见。 在这个春末夏初的时节,同事从家中带来几个西瓜,晚上下班之后,打开电脑,下载刚刚更新的美剧,只开一盏台灯,把

阅读全文
无名水 散文

无名水

扬州的水,不管是穿城而过的古运河,还是城外美若画境的瘦西湖,都沾染了文人墨客千百年来的雅致气息,浸润到了整个城市的骨子里,成了一幅诗画一体的长卷; 南京的水,则少了那些清秀之气,仿佛因了历史原因,透着沉稳老练,像一位淡

阅读全文
东大那些年…… 散文

东大那些年……

说到大学,想用一件小事作为开始。前年暑假,在学校呆了半个暑假,回家的路上,在沈阳北站上了火车,旁边是个十几岁的男孩,大概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看起来像是他父亲的一个中年人帮着把行李放好,又嘱咐了几句便到车厢外面看着男孩

阅读全文
高中生活那些年…… 散文

高中生活那些年……

多年后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个夜晚,天空泛着红色,看不见几颗星星。那是第一天到这所高中报到的日子。倚着栏杆,四周喧嚣,心里却说不出地孤独。很平常,但这就是那三年高中生活的开始。 搬到这里已经几年了,但是跟当地人却没有多

阅读全文
今夜秋思落谁家 散文

今夜秋思落谁家

今年是在沈阳的第三个中秋了,前几天还是30度的炎夏,忽然最高气温就只有十几度了,沈阳总是一夜之间就被深秋占领。一大早感觉冷得不可思议,中午鼻子就开始堵得慌了,来沈阳两年多了,还是不太会照顾自己…… 暑假

阅读全文
人间有味是清欢 散文

人间有味是清欢

入秋以后,夜里开始渐渐有氤氲的雾气弥漫,恍惚地不知身在何处。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到市区吃火锅,初秋的天气开始转凉,自然是火锅吃起来舒服。若论闲适自在,白居易的一首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最得神韵;若论

阅读全文
回忆18年前老家夏日收麦的场景 散文

回忆18年前老家夏日收麦的场景

小时候经常看见这样的场景,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那时候最怕的就是帮大人张口袋,一股土腥味,还是忍着一麻袋一麻袋的往下灌。 那时候看着大人把麦秸一层层堆起来,觉得好厉害啊。。。 扬麦场景,那时候还可以用的是四轮

阅读全文
所谓幸福——写给自己的十九岁 散文

所谓幸福——写给自己的十九岁

所谓幸福——写给自己的十九岁 吕岭立 推 开门,看着满天飘落的雪花,忽然想起:这是在沈阳的第二个冬天了。不管天气有多冷,下雪总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清冷的早晨,踩着厚厚的积雪出门,脚下发出 嘎吱嘎吱的声音,很喜

阅读全文
看到拥有 散文

看到拥有

看到拥有 吕岭立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悠悠华夏,千年的岁月是一部千年的文学史,历史的尘埃也无法遮断它夺目的光彩。及时岁月的鸿沟横亘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该把它们忘记。 曾 几何时,韩寒、郭敬明走进了我

阅读全文
孩子的诗 散文

孩子的诗

孩子的诗 吕岭立 看过一篇叫做《坐十二路汽车去看诗人》小品文。作者在文中慨叹这是一个怀旧不已的时代,一个不敢振奋的时代;慨叹现代社会诗人改行,充满着对诗意的怀念。 然而,也有许多原本不是诗的东西,填补了没有诗的

阅读全文
冬天里的春天 散文

冬天里的春天

冬天里的春天 吕岭立 伫立在操场的杨树依旧挺拔,只是满树碧绿已经被秋风涂上一层枯黄,地上也已铺了一层薄薄的黄毯。一叶知秋,冬天不远了,呼啸着的西北风似乎已在耳边响起。 我不喜欢冬天,不仅因为它的萧索,而且冰冷入骨

阅读全文
储蓄青春 散文

储蓄青春

储蓄青春 吕岭立 暮春的风吹落了门前桃树上的片片花瓣,桃树会感觉到痛吗? ——题记 十六岁是个多雨的季节,淅淅沥沥的小雨冲走了已经不属于我的时光,我伸手想要抓住,他却从我指间悄悄溜走。 我开始有了人生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