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厚重寺上 > 追本溯源

河南新安吕氏宗谱考

时间:2015-12-21 21:37:13  来源:天涯博客  作者:吕耕   点击:

 以吕俊为始迁祖的新安吕氏人口众多,并有后裔遍布河南及周边省市。其宗谱经明末初修,后经历代修订和添加,形成了出自北宋宰相吕蒙正第六子吕居简的传系。

居简

公瑾

希敏

好学

颐中

大和

祖德

康老

舜谘

 

 

 

 

 

 

 

 

 

 

 

文谘

 

 

 

 

 

 

 

 

 

 

 

戏谘

温之

 

 

 

 

 

 

 

 

 

成谘

式之

吕俊

 

 

 

 

 

 

 

 

 

 

 

吕伦

 

 

 

 

 

 

 

 

 

 

明之

吕杰

 

 

 

 

 

 

 

 

 

 

 

吕俭

2012年《中华吕姓增订本》:俊公新安传系

 

吕俊

三保

 

 

 

 

 

 

宜阳

 

 

 

 

 

 

 

 

 

 

 

 

 

 

 

 

 

 

 

 

 

 

 

 

思聪

景阳

吕乡

孔学

维祺

 

新安

 

 

 

 

思忠

 

 

 

 

 

 

新安

 

 

 

 

思敬

洪.森、文

 

 

 

南阳

 

 

 

 

思义

原.全.孝

 

 

 

新安

 

 

 

 

思达

士威.士雄.士贤

 

 

 

新安

 

 

 

大公

时贤

 

 

 

 

山东莱阳

 

 

 

 

 

信复

 

 

 

 

山东莱芜

 

 

 

黑厮

培.成.显

 

 

 

 

吕成居宁陵

我的元末始迁山东省文登市之祖吕万被2008年《文登吕氏家谱》排成二公,写在吕瑛之后,故,我对新安吕氏宗谱分外关注。

关注中发现早在明末,新安吕氏就忘失了祖源,今日所见的传系大致经1. 明代新安北门公及族中老者的追忆。2、明末吕维祺。3、清初吕兆琳。4、民国二十一年吕锡祥、吕凤歧。5、以近代吕明月为代表的考研补充的五个时期裁剪缝补而成。

1、明代新安北门公及族中老者的追忆。

新安吕氏自明进士、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始崛起,辉煌到清朝。

凡是新贵家族崛起后,无一不积极撰修谱碟以耀后世,并极力的和前几朝望门大族相衔接,以彰显血缘高贵,源远流长。

恰恰是新安在北宋后连续遭受金、元两个异族王朝的统治,又经元、明间战火,没有宗谱传承下来。正如吕维祺之子吕兆琳在1642年新安第二次修谱序中说“吾吕氏宗谱佚失己久,至天启复辑又燔于洛事矣。昔先君考辑每叹佚失,然尚有北门公及族髦一二能言之。”

是说旧宗谱佚失己久,吕维祺每次撰修宗谱时都叹息旧宗谱的佚失,只有北门和本族老者能记得老谱很少的内容。然而,明代天启间(明熹宗朱由校年号,存世1621—1627年间),吕维祺据传说考研而成的宗谱也在洛阳事变(指崇祯十四年(1641年)正月,李自成进攻洛阳,吕维祺引颈受死事)中烧毁。

北门和本族老者所能记得老谱是那些很少的内容呢?

应该就是吕维祺在《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中所云的:“而始祖实肇孙讲述,旧谱溯自讳鉴公。”

“实肇”如“隋亡实肇因于文帝”语中作实际开始用,还是孙子之名,我译不出。

宗谱收藏于长支,吕景阳→吕郡、吕卿、吕乡三子。按此,实肇孙当是指吕郡这支的某人吧。吕郡这支的某人记得老谱的祖源仅上溯到吕鉴。

2. 明末吕维祺所撰传系。

吕维祺的爷爷吕乡年仅30岁卒,不可能把祖源的信息通过口头流传给吕孔教,吕孔学两个幼子。既使讲过,两个幼子也不会记得。

多数人知道祖父母的名字,许多人会知道曾祖父母的名字,再向上祖先名字已经很少人知道。再向前去,则一片空白。以后牛氏即使传授给吕孔教,吕孔学传系信息,也无非是公爹,公婆,公爷名讳及破碎和假杂着不实的家族传说。

在这种条件下,面对“始祖实肇孙”的讲述,明天启元年(1621)三月,吕维祺请好友王惺所为爷爷吕乡夫妇撰写的《处士吕公暨元配牛氏状》中只能云:“吕大父、处士公讳乡,字信夫,世为新安介村里人。旧谱宋文穆公之后。洪武初,祖讳鉴,敦行好修,有儒者风。越三世而生思聪,是为公曾祖。积德累二代以耕读业,未有显者。思聪生玄、玄生景阳、景阳配张氏生子三:伯曰郡、仲曰卿、公其季子。……公生嘉靖壬寅十一月十一日,卒隆庆壬寅九月二日年,三十有一。太夫人生嘉靖甲辰九月二十九日,以今秋八月三日卒。子二:长孔学,……次孔教,……女一适张君应元。孙五:维祺、维祮、维祜、孔学出。维祚、维禧、孔教出。……孙女三:一适邑学生郭应珂、一适张腾鲸、一适张俊民。曾孙三:兆环、兆琳、兆瑜。曾孙女四。将以十月之三日合葬公及大夫人于城北之旧阡。”

说其传系是明洪武初的吕鉴→吕甲→吕乙→吕丙→吕思聪→吕玄→吕景阳→吕乡(吕郡、吕卿)→吕孔学(吕孔教)→吕维祺、吕维祮、吕维祜;吕孔教→吕维祚、吕维禧。吕乡是1542—1572年人。

状中说吕鉴是吕蒙正的后代,我想吕维祺也是心中无底,无非是为彰显血缘高贵,按传闻而写。正如早吕维祺39年中进士的河南宁陵吕坤撰《吕李姓原碑》中云:“余家旧吕姓元以前洛阳主户也,人谓圣功(吕蒙正),原明(吕希哲)皆我先族,然无征,余不敢妄认云。”

笔者没查到新安县花沟村吕国安、芦院村吕国祥两宗具体传系。据光绪九年《处士素翁吕公配王氏之墓碑》:“新邑吕氏者,自始祖讳俊公由洪洞来居新安县城,迁转至八世祖讳国安始迁花沟,即曾祖也。……”吕国安、吕国祥二人应是吕郡,或吕仲之子。

在彰显血缘高贵心态下,显然,吕维祺不会停止寻觅祖源。尽管脚步有些迟疑和蹒跚。

应吕维祺之请,范景文(1587—1644)为吕孔学和元配夫人所撰《明通议大夫南京户部右侍郎旌考绍中吕公暨元配淑人孟合葬墓碑》中云:“始余与介孺为同籍兄弟,交相善也。……公殁之明年、介孺(吕维祺)以状来征墓门之石,余虽不文其敢以辞,谨按状,公讳某,字某,绍中其别号。云裔出四岳,系出宋文穆公,占籍雒阳。文穆公之后,贵显于豫者十余世,皆名公卿。而公家以别泒自河东来迁新安,至介孺始大然,其积德好修非一世矣。始祖曰俊,再传而为鉴,又四传而为思聪,人称长者。思聪之曾孙有曰乡者,即公父也。”

这次,吕维祺将祖源又上溯了一代,说吕俊→吕鉴→吕甲→吕乙→吕丙→吕思聪→吕玄→吕景阳→吕乡。这反映出吕维祺时,他们对祖源的探觅仍旧处在朦胧中。

“ 文穆公之后,贵显于豫者十余世,皆名公卿。”查不出这是范景文据吕维祺提供的行状之语,还是范景文的溢美之作。无论出自谁之口,检索史籍会发现吕蒙正的大多数后代仅兴旺了三至四代人,就随着金人南人,北宋消亡,再没有后代 “贵显” 于豫,也无“名公卿”闻世。显然,这是为彰显血缘高贵的羞涩之说。

山西在黄河以东,故明代把山西泛称为河东。“公家以别泒自河东来迁新安”,具体来自山西某地,并没详说。是否借此句,有意把家族向唐代河东吕氏郡望靠一下,就不知道了。

此时,吕维祺依据什么将祖源由吕鉴又上溯了一代到吕俊?

从吕乡状、吕孔学夫妇墓志不提吕献之名,吕维祺的《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应该撰写在后。墓碑文中云:“而始祖实肇孙讲述,旧谱溯自讳鉴公,始倾官南户部侍郎,改后湖属籍。元朝始祖讳俊,俊生二子,讳献,献生讳鉴,鉴生讳思聪,讳思聪者,维祺高祖讳元父也。今按始祖一基其下二墓即讳献祖兄弟。又下五墓即讳鉴祖兄弟。”

文言文没有标点,如孔子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之知”,有人标点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之知” 就成了不能够让百姓懂得太多的道理。而有人标点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成了“老百姓许可就去做,如果不许可,就通过道理说服他们。”孔子就由愚民政策主张者变成了民主主义者。

文言文有的句式缺少主语。《中华吕姓增订本(上册)》载有的吕维祺《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我更主张标点为:“而始祖实肇孙讲述,旧谱溯自讳鉴公。始倾官南户部侍郎改后:湖属籍元朝始祖讳俊,俊生二子,讳献,献生讳鉴,鉴生讳思聪,讳思聪者,维祺高祖讳元父也。今按始祖一基其下二墓即讳献祖兄弟。又下五墓即讳鉴祖兄弟。”

如此应译为“而始祖实肇孙讲述,旧谱溯自讳鉴公。(我)始任南户部侍郎(时崇祯三年)时对旧修谱作了考订。考订之后是:湖属籍的元朝始祖讳俊,俊生二子,讳献,献生讳鉴,鉴生讳思聪,讳思聪者,维祺高祖讳元父也。为什么这么考订,是按始祖一基其下二墓即讳献祖兄弟。又下五墓即讳鉴祖兄弟。”

《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把传系作了很大的变更,除吕俊、吕鉴间加上一代吕献外,又把吕思聪由吕鉴的五世孙更为吕鉴之子。吕俊→吕献→吕鉴→吕思聪,也就成为宗旨,贯彻于以后的宗谱。

吕乡是1542—1572年人,既使按40年为一代人前推,吕鉴也会生于1382年。1382年是明洪武十五年,这就与吕乡夫妇状中“洪武初,祖讳鉴,敦行好修,有儒者风。”冲突了。

应该说吕维祺缩短了吕鉴至吕思聪间的传系,给以后的新安宗谱留下了隐患。

吕鉴由吕俊之子,变为吕俊孙子,应该是吕维祺考墓基排例而作。

可以肯定吕维祺所考证的这些墓基,当时并无碑文。如有碑文,吕乡状,吕孔学夫妇墓志就会直接按碑文排传系,不会变来变去。

仅凭无碑文的墓基排例能反映出人物之间的关系吗?

影响墓基不能按昭穆排例的因素很多。1、战乱。新安县是多灾多战乱地区,如遇灾害和战乱,百姓流离失所,客死他乡难归祖坟之事比比皆是。如吕维祺游新安县城西南二十里郁山(练峪口)后,在《瘗枯骨祭文》中说:马槽沟“其中堆骨垒垒然也,或曰是古冢髑髅,或曰是前数年戍午、己未之间大荒饿胬寄于浅土而以城工刳者,或曰是道死无归……”。灾害和战乱过后,有隔代人回归故里,死后自然会葬于爷坟之下。2、和平时期,群坟过大,无地继埋,或有地却择风水而另葬他地。如吕孔学夫妇合葬于新安县城南二里的玉屏山麓之新阡爵里,而吕维祺葬在县东门外原孟光禄墓之北,父子并没葬在一起,吕维祺之孙吕履恒又葬在县城西北之原。3、凭个人喜爱而葬。如今河北省遵化市的清东陵,葬有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河北省易县的西陵,葬有雍正、嘉庆道光、光绪。如果不是皇陵,又无墓碑的话,有谁知道是爷孙葬一地,少了父陵?

而且这地上的墓基穴位说法不一。民国三年(1914年)《新安县志》云:“明黑千户碑:吕氏新订宗谱内称千户应为新安始祖(吕)俊之第五孙,墓在始祖下二排之右第三穴,立有碑”。宁陵析分永城的吕黑厮后裔吕永辉在光绪27年(1920)撰《新安黑厮公碑云》中云:“公姓吕氏,讳黑厮,河南新安人。……葬新安县北关老茔第三世西五穴”(《新安县志》云“立有碑”应是吕永辉在光绪27年(1920)所撰《新安黑厮公碑云》的那块碑。)

所以,很难断定吕俊,吕献、吕鉴三穴是否按昭穆而葬。

《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云“今按始祖一基其下二墓即讳献祖兄弟。又下五墓即讳鉴祖兄弟。”之说,是否是吕维祺要把早自己39年中进士的河南宁陵吕坤吕坤(1536-1618年)一支拉为同宗,而作的穴位考?不敢断言。

3、清初吕兆琳的宗谱

新安吕氏觅祖的过程是艰辛的。正如吕兆琳在1642年新安第二次修谱序中说的那样,吕维祺死于李自成刀下后,考辑出的传系在洛阳事变中烧毁。崇祯15年(1642),其子吕兆琳不得不重新创修族谱。

1719年,吕履恒卒后,方苞为吕谦恒作《光禄卿吕公墓志铭》大致反映出吕兆琳重新创修族谱中的传系。

《光禄卿吕公墓志铭》中云:“吕氏系出宋丞相文穆公第六子居简,其后自洪洞迁新安”。把新安吕氏的祖源由吕蒙正再细化为吕居简。

又过了9年,到清雍正六年(1728年)吕谦恒卒后,田从典为吕谦恒作《吕少司农墓志铭》中云:“宋宰相文穆公第六子、兵部侍郎讳居简之后。明初讳俊者,由自山西洪洞迁河南新安。俊生献、献生鉴、鉴生思聪、思聪生元、元生景阳、景阳生乡、赠户部侍郎、乡生孔学……”。

这样就完成了新安始迁祖吕俊是吕居简后代的传系。

其实,吕居简并不是宋丞相吕蒙正的第六子,而是第九子。

吕蒙正卒后的57年(即公元1060),距吕居简卒仅隔10年时,被吕蒙正生前视为将来会超过自己,令与几个儿子同窗学习,并供给优厚的宋名臣富弼应吕居简之请撰写的《吕文穆蒙正神道碑》中说吕蒙正先后娶宋氏、薛氏为妻,生十子六女。吕从简官至驾部外郎,吕知简大理事丞,吕惟简库部郎中,吕承简虞部郎中,吕行简比部郎中,六子未名,吕易简奉礼郎,吕务简光禄少卿,吕居简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兵部郎中,吕师简司农少卿。孙25人皆有官,曾孙31人,有未仕者。

我国是个讲究长幼有序的国度,尤其写在墓碑上的东西,决不允许出现先弟后兄的排例。想必富弼不敢破这个例。

两个墓志铭把吕蒙正的第九子吕居简误为第六子,这反映了在中国儒家文化熏陶下,虽然也强调思考,但思考中,人们缺乏反思、质疑、问难。自然,思考出的答案世俗的了不得。

我查不出吕蒙正→吕居简→吕公瑾→吕希敏→吕好学→吕颐中→吕大和→吕祖德→吕康老→吕成谘→吕言→吕式之→吕俊→吕献(吕三保)→吕鉴→吕思聪→吕元 →吕景阳→吕乡→吕孔学→吕维祺……具体人名的传系是成立在吕履恒、吕谦恒两个墓志前,还是两个墓志后。

不过,读姜世升的《山东昌阳吕氏重修族谱序》中引用“本朝吕谦恒谱云:吕氏系出宋丞相文穆公第六子居简,其后由洪洞迁新安,今亦不得其详。”之说,这个传系应该是成立东吕谦恒以后,是在觅源过程中逐步累加而形成的传系。

既使抛开吕居简是吕蒙正第六子的错误,这个传系也不真实。

宋人王明清的《挥尘前录》云“东莱吕氏文穆(吕蒙正)家也。文穆诸子,文靖(吕夷简)兄弟也,名连简字。简字生公字。公字生希字。希字生问字。问字生中字。中字生大字。大字生祖字。”

此说并不完全正确。寿州吕龟祥支在两宋时是按“龟、蒙、简、公、希,问、中、大、祖、年”延排字辈的。而洛阳吕龟图支则是按“龟、蒙、简、昌、仲、夫” 延排的字辈。到1127年金人南下,吕蒙正的子孙在战火蔓延中流寓各地,随着血缘的淡远,又彼此缺少联系,约是“夫”字辈后,这支吕氏又各自延排自己的字辈了。

吕居简作为吕蒙正的第九子,卒于1070年,离1127年靖康之变相距57年,那时吕居简还日如中天,他的儿子不可能不使用“龟、蒙、简、昌、仲、夫” 字辈,叫吕昌x,而使用寿州“龟、蒙、简、公、希,问、中、大、祖、年”字辈,叫吕公瑾。再下的吕希敏→吕好学→吕颐中→吕大和→吕祖德,,也不可能除吕好学一人外,沿用寿州吕氏的字辈。

再是宋代的蒙萌制,使吕蒙正的儿孙们恨不得叫世人皆知他们是宰相的后代,等待皇恩浩荡,蒙萌入仕。在这种心态下,吕居简的儿子也不会不使用宰相门族的字辈。

从洛阳吕龟图支的字辈使用史来讲,这一串传系不会是吕蒙正的后代。

检索清前各地吕氏的字辈和人名,会发现吕居简→吕公瑾→吕希敏→吕好学→吕颐中……和浙江龙游吕氏的字辈和人名无独有偶。

宋代、龙游人吕南夫为吕斌所作的《叔父通州公墓志铭》说此族源自寿州吕蒙周的第二子吕敬简,吕敬简字添振,官临安尉,奉使至龙游安家。(检索吕蒙周传系,吕蒙周并无吕敬简一子,估计是吕南夫为彰显血缘高贵对祖源作了嫁接)其传系是:

敬简

丞道

公进

友直

 

 

 

 

 

 

 

 

 

友谅

好古.好问.好礼

 

 

 

 

 

公谨

 

 

 

 

 

 

 

 

景著

 

 

 

 

 

 

 

 

 

景蒙

 

 

 

 

 

据明代人万廷谦修 ,曹闻礼纂 ,于 民国12年(1923)才刊印的《龙游县志》及余绍宋纂修的民国14年《龙游县志》记载,吕防,字大防,是北宋熙宁六年(1073)进士,作过饶州刺史,骠骑尉,赐大中大夫。

其子吕斌、吕景著是政和三年(1113)进士,靖康之变后,吕斌任过南宋临安通判。吕景蒙是绍兴五年(1135)进士。吕斌卒时,其长子吕公进是提理刑卿,次子吕公谨是处州(今浙江省丽水市)佥判。吕好问是宝佑四年(1256年)进士,阶至大中大夫权尚书事,封龙游开国子。

吕公谨之名,及两地吕公谨之后同用“好”作字辈,难说仅是巧合而己。

也不排除吕兆琳之后,在寻祖源过程中,他们借鉴过龙游吕氏传系。也不排除借鉴过洛阳吕从简→吕昌言→吕仲礼→吕公明(吕公义→吕好向)→吕好问…..传系。当然,也不排除吕从简支借鉴过吕兆琳之后的新安宗谱。

不管谁借鉴谁,这串传系是是为彰显血缘高贵,源远流长的拼凑起来传系。

浮躁和易变的心灵使累加这个传系的人缺少怀疑精神与批判能力,一昧地接受他人宗谱,传授下去只会离真实更远。

4、民国二十一年吕锡祥、吕凤歧的《吕氏宗谱》时期。

如果说吕兆琳之后的新安吕氏宗谱,完善了高贵血统传系的话,那么,到1932年,吕锡祥、吕凤歧完成《吕氏宗谱前间,则是联宗时代。

从明代起,中原吕氏就有“吕半朝”的辉耀。把同姓名人联合成同宗,历来是族谱的主旋律。

自从吕维祺《新安吕姓始祖俊公墓碑文》“今按始祖一基其下二墓即讳献祖兄弟。又下五墓即讳鉴祖兄弟。”

有了始祖吕俊有二子五孙的萌芽之说后,大约到1796年,吕俊12世孙、清介休县令吕公滋为吕俊茔苑大门题联“四百年前,率2子5孙,借农辅而卸兵权,遂来仁里。”明确了吕维祺的吕俊有二子五孙的学说。

有了吕公滋的明确,就有宁陵吕坤之祖吕黑厮是吕俊5孙之一的传系,将新安与宁陵两个名人家族合为了同宗。于是,两族就有相同的“忠孝传家国,诗书教子孙、清明贻百世、福泽满千门。”总字辈,供吕俊的8世孙代启用。因总字辈订立的滞后,加上各分支己有字辈,新安与宁陵吕氏实际均没有完全照此起名。

到民国二十一年吕锡祥、吕凤歧修《吕氏宗谱》时,新安吕不仅高贵血统传系完善了,而且该联宗的也联了,吕锡祥、吕凤歧略加缝补,大功告成,《吕氏宗谱》流传于今。

5、以近代吕明月为代表的考研和补充。

我曾在《沧州吕氏考》中写过,千万不要幻想虚假写入书中,就会成为真实。后代子孙要比我们聪明。只会引发他们疑质和怡笑。

新安吕氏后裔吕武成先生就说:“《横山村志-人物志》里记载了吕黑厮元末隐居城北水南寨,洪武二年(1369)春,明太祖追贼到横山,公率众助之,因驱寇有功,赏指挥千户官,公以年老辞之。……吕黑厮是新安始祖吕俊的孙子,在元末已住在新安城北了,他的爷爷怎么可能会在明洪武二年(1369)才来新安呢?”

的确按《吕少司农履恒公墓志铭》云:“明初,讳俊者由山西洪洞迁河南新安。”新安《横山村志》记载的吕俊于明洪武二年(1369)由山西洪洞迁至新安。”解释不了吕武成先生的质疑,也解释不了元末迁山东莱阳的吕大公怎么会成为明洪武二年(1369)迁新安的吕俊的四世孙,也解释不了元末迁山东文登的吕万在《新安县吕俊后裔迁山东抄记》中怎么会成为吕俊的四世孙等问题。

这些捉襟见肘的问题,迫使新安吕氏必须重新审视吕俊迁新安的时间和地点。

《中华吕姓增订本(上册)》“吕俊迁居新安初考”说,1987年,新安续修谱时,只有民国21年(1932)版的《新安吕氏宗谱》,无有其他资料可供参考。就新安始迁祖吕俊何时何地迁居新安,无文字记载可证。后从吕沟村吕清华处藏有的《吕氏传系图》六轴之一的《元迁新安传系图》叙文“新安去洛阳仅七十,而近谱称迁新安者自文穆(吕蒙正)公12世孙俊….”又从《嵩县宋岭吕氏宗谱》中“杰公由洛阳迁嵩县沙坡……”。“堂兄俊公由洛阳迁居新安……”

以此认为吕俊不是由西洪洞,而是由洛阳迁新安。

“吕俊迁居新安初考”又说,吕明月先生(《中华吕姓增订本》副主编)认为,从吕俊12世孙、清介休县令吕公滋于1796年,为吕俊茔苑大门题联“四百年前,率2子5孙,借农辅而卸兵权,遂来仁里”,以吕公滋题联时间是嘉庆元年(1796),若按前推401年计,是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若按前推499年计,是元大德元年(1297),吕俊迁居新安。当时俊公若按60岁,可从499年—60年按439年计。因公滋公生卒年不详,因时,公滋公应有孙出生,就是俊公15世裔孙,这样按15世计算,每世为29.2年,此推算接近实际。因此结论为是元大德元年(1297),吕俊从洛阳迁居新安。

新安县吕氏族务委员会于1993年8月决定,在无新证据情况下,就按吕明月初考结论载入新安吕氏史册。

我敬重吕明月先生孜孜不倦的考证,但,我要说,明万历元年(1573年)设扩建东莞守御千户基地,分置新安县,1913年(民国二年),新安县复称宝安县。再是,元代改河北的渥城县为新安县,明、清因之。民国3年(1914年)改称安新县。还有宋代的安徽歙縣也曾叫新安县。《元迁新安传系图》叙文“新安去洛阳仅七十,而近谱称迁新安者自文穆(吕蒙正)公12世孙俊….”是以洛阳为原点,区别是那个新安县,并不能用此说明吕俊是迁自洛阳。

变洪洞迁出为洛阳迁出,经不起考证。早在北宋末金朝初,吕蒙正的子孙已因改朝换代,家境破落,分迁各地,查不到金,元时代洛阳城乡还居有吕蒙正的子孙。并且,早在吕孔学卒时,新安吕氏就忘失了从何迁来,只大概说“而公家以别泒自河东来迁新安。”

按吕明月先生的吕俊60岁左右,于元大德元年(1297),自洛阳迁居新安之考证,吕俊会是1237年左右生人。

吕坤撰《吕李姓原碑》云:“至正末,有黑厮者灌园于新安水南寨,洪武二年以报冦功授指挥官。……明年,避兵变徙宁陵,时邑北有同姓名者,年差长我,乃自别曰小李成云。”

按吕坤之说,吕黑厮→李(吕)成,李成于洪武三年(1370)避兵变徙宁陵”。如此, 1370年时,李成当以成年,按20岁计,吕黑厮在洪武二年以报冦功授指挥官,己在40-50岁间,会生于1330-1340年左右。

吕俊年长吕黑厮90左右岁,的确诠释了新安吕氏谱中吕俊率2子5孙迁新安,其五孙中有吕黑厮这个问题。

其实,吕公滋1796年为吕俊茔苑大门题联“四百年前,率2子5孙,借农辅而卸兵权,遂来仁里。”的说法很粗糙。题联不仅牵扯到吕俊迁新安的时间和儿孙人数,还牵扯到吕俊的出身。柳宗元诗:“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农圃指农家。”汉王粲《羽猎赋》:“遵古道以游豫兮,昭劝助乎农圃。”农圃指耕稼和农耕。卸作“ 解除”讲,也可作“交出”讲,“借农圃而卸兵权”应读为吕俊借助农耕或要去当农家的机会(或借口),交出了手中的兵权。

无论在族谱中,还是地方志中,都无有吕俊是官员之说。

河南孟州市某网站主管情系河洛先生告诉我,据传载吕俊是开饭店的。因一位看风水的老先生,病困店内受到悉心照料,病愈后给吕俊看了一穴好坟地,就此新安吕氏子孙兴旺,人才辈出。

用不实的题联,考证吕俊何时迁入新安,会随意性很大。

吕俊—吕献—吕鉴—吕思聪—吕元—吕景阳—吕乡。吕乡状中记载他是1542—1572年人,按吕明月先生的吕俊是1237年左右生人之说,就会产生每世平均50年,这偏离生育规律太大。检索下表会发现,新安吕氏基本上是平均30年为一代人。

人名

生卒年

与父岁差

史料出处

吕乡

1542—1572

 

《明人传记资料索引》

 

 

 

 

吕维祺

1587—1641 

 

《兵部尚书豫石吕公墓志铭》

吕兆琳

1619—1690年

32

吕履恒《先府君行状》

吕兆琳长子吕贲恒

1646—1710年

27

吕履恒《先兄素园先生行状》

吕履恒

1650—1719

31

《吕少司农志铭》

吕谦恒

1653—1728年

34

《光禄卿吕公墓志铭》

吕履恒次子吕宣曾

1695—1765年

45

 

吕履恒三子吕守曾

1700—1740年

50

《吕君法曾墓志铭》

 吕谦恒三子耀曾

1679—1743年

26

《朴岩吕公墓志铭》

吕复恒长子吕法曾

1684—1750年

 

《祥符教谕吕君法曾墓志铭》

吕复恒三子吕仰曾

1707—1779年

 

《戊戌九老诗会》

吕守曾子吕公溥,

1727—1805年。

27

《寸田吕公墓志铭》

吕公溥子吕书根

 

36

《将赴阌乡县作八首》

 

新安县吕氏族务委员会1993年8月,载入新安吕氏史册的决定,虽然解决了吕黑厮那个问题,但难以左右逢圆,仍诠释不了吕俊至吕乡间平均50年一代人的问题。

前面说过按吕乡生卒,即使按40年一代人前推,吕鉴也会是1382年出生。其兄弟吕瑛之子吕大公不会在1368年前就迁入山东莱阳,《新安县吕俊后裔迁山东抄记》中的吕万也不会在1368年前就迁入山东文登。

现代新安吕氏这些修补式的考证仍然不能使新安传系被人们接受。

为什么历经五个时期的裁剪缝补而形成的新安传系,还难尽人意?正如美国传教士史密斯在《中国人气质》中说:我们说中国人柔顺,是因为他们在骡马一样坚硬的性格中,还混合着一种屈从的能力。

每一部忘失祖源,后整理传说,加以推演而撰就的宗谱必然矛盾百出。

每一部忘失祖源,后整理传说,加以推演而撰就的宗谱都会鱼目混珠,真实有之,假说有之。新安吕氏宗谱也是如此。

如果新安吕氏敢于怀疑,不妨大胆地放弃吕俊—吕献—吕鉴—吕思聪—吕元—吕景阳—吕乡的这个传系,回过头去,用吕维祺最原始的吕鉴→吕甲→吕乙→吕丙→吕思聪→吕玄→吕景阳→吕乡(吕郡、吕卿)→吕孔学(吕孔教)→吕维祺、吕维祮、吕维祜传系,再把吕维祺的墓基考证视为是按昭穆排列。就会眼前一亮,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吕俊

吕献

黑厮

李成

 

 

 

 

 

 

 

 

 

吕鉴

吕甲

吕乙

吕丙

思聪

吕元

景阳

吕郡

国安

 

 

 

 

 

 

 

 

 

吕仲

国祥

 

 

 

 

 

 

 

 

 

吕乡

孔学

 

 

 

 

 

 

 

 

 

 

孔教

 

 

吕瑛

 

 

 

 

 

 

 

 

 

三保

吕恭

 

 

 

 

 

 

 

 

 

 

吕让

 

 

 

 

 

 

 

 

再按吕乡是1542—1572年人,平均30年为一代人计,吕俊当是1272年生人,吕鉴及众兄弟大致会生于1330年前后,离元亡明立有30-40年,吕鉴正如《处士吕公暨元配牛氏状》中云: “洪武初,祖讳鉴,敦行好修,有儒者风。”吕黑厮也如吕坤撰《吕李姓原碑》中云:“至正末,有黑厮者灌园于新安水南寨,洪武二年(1369)以报冦功授指挥官。”第二年避兵变,李成徙宁陵。

尽管这样,仍解释不了元末迁山东莱阳的吕大公,《新安县吕俊后裔迁山东抄记》中元末迁山东文登的吕万等两支问题。但,应该知道,这两支的传系附在新安吕瑛之后,本来就是近代嫁接之作。他们的传系我写在《文登吕氏考中》,不久会发上来。

吕俊再向上的贴实祖先是谁?

祖先不死,只是渐渐的远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寺上村名的由来和演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寺上村第十届重阳节文化活动(大爱在寺上演绎并延续)
寺上村第十届重阳节文
寺上学校琐忆
寺上学校琐忆
第四篇 建设寺上村和谐大家园
第四篇 建设寺上村和谐
洛阳老话:叫卖声渐行渐远
洛阳老话:叫卖声渐行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