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故乡情怀

畛河,我记忆中的水上乐园

时间:2017-03-24 22:24:16  来源:行走散文作家联盟  作者:陈宁   点击:

 在我的家乡陈湾村,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从村子中淙淙流过,那清澈见底的河水在村前旋成了一个二三里长的湾,向北流去,因而我们村被乡亲们亲切地唤做长湾村。这条河叫畛河,从曹村后边的深山里流出来,她流经曹村、石寺、仓头十几个村庄,蜿蜒曲折,注入黄河。

春季,风和日丽,万物复苏,畛河已改冬日的沉寂,变得生机勃勃。远远就能听见水击岩石发出清脆悦耳地叮咚声。河滩绿茵茵的草地如一幅美丽的画卷,其间零零星星点缀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花,红的热烈奔放,粉的娇艳欲滴,紫的淡雅清丽,黄的灿烂高贵,缕缕花香引来蜜蜂嗡嗡采蜜,蝴蝶翩翩起舞。岸边垂柳依依,紫燕在柔嫩翠绿的枝条间,高兴地跳来跳去,鸣唱着醉人的歌。

小伙伴们折下柔软的柳条,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手握自制的手枪,在草地上玩起打仗的游戏。时而卧倒在地瞄准射击,时而匍匐前进,时而一跃而起向前冲锋,边冲边喊,冲啊,杀啊,缴枪不杀……。

累了,或骑在柳树杈上,或坐在草地上地吹着新做的柳笛。由于每个人做出的笛子长短、粗细不一,因而发出的声音也各不相同,有的清脆嘹亮,有的雄浑低沉,再加上欢快的鸟叫声和潺孱的流水声,合凑出一曲动听的交响乐。

夏季,赤日炎炎,酷热难挡。畛河滩成为村民们纳凉的好去处,这里自然成了我们村的“娱乐和新闻中心”。夕阳西下,万道霞光斜铺在波光鳞鳞的水面上,交相辉映,流光溢彩,十分美丽。下地劳作归来的男人们,并不急于回家,习惯性地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拍去身上的尘土,腾掉鞋子里的泥沙,洗干净脸上的灰尘,把脚伸入凉爽的水中,小鱼儿在脚边游来游去,偶尔轻轻啄啄几下,麻麻的、痒痒的舒服极了。他们一边泡脚一边侃大山,侃得大多是陈年故事和奇闻异事,讲的人,头头是道,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听的人,聚精会神,津津有味,如醉如痴。间或有人插科打诨,逗得人们开怀大笑,一身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

忙完屋里屋外,不约而同来到河边洗衣服的婶子大娘聊的大多是:谁家母猪下了几个仔儿?谁家婆媳、姑嫂不和?谁家来了客人,做了什么好吃的?谁家要娶媳妇,嫁闺女?诸如此类的家长里短;大姑娘、小媳妇们聊的大多是:谁谁和谁谁处对象啦?谁谁婆家来了,拿了几身衣服?衣服如何如何?如果当事人在场,便有好奇的姐妹趁机起哄,“快说说,他叫什么?长的高不高,俊不俊?拉没拉过手,亲没亲过嘴儿?”被问者往往羞得满脸通红,假装恼怒,笑着作势要打“死妮子,看我不打死你”。惊动了在沙滩上玩丢石子儿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纷纷围过来,想听个好奇。姐姐们就轰他们走,“去去去,小屁孩,瞎听啥?”被赶到到远处的小伙伴们并不甘心,就一起高喊“大姑娘,不害臊,天天想着上花轿,急的嘴上起泡泡……”惹得急了眼的姐姐们,四处追赶,小弟弟、小妹妹们则边逃边喊,一时间小河边荡漾着阵阵欢声笑语。

暑假,畛河边更热闹了。年龄小,胆子小的在浅水处玩耍,胆子大的更喜欢去深水处,走着走着,忽然踩不到河底了,身子直往下沉,眼看着河水快要没过头顶,急得在水中乱扑腾,哥哥姐姐看见了,迅速把他捞出来。那时年纪尚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歇一会继续进去,经过几次三番地折腾,竟学会了游泳。只是姿势不够雅观,大多是“狗刨式”。不像今天学游泳的,有专业教练教授,什么自由泳、仰泳、蛙泳、蝶泳花样繁多,姿势优美。小伙伴们可不管好看不好看,只要游得快就好。

除游泳外,小伙伴们也喜欢比浸猛子,看看谁浸猛子浸的时间长。所谓浸猛子就像今天的水下憋气,先深吸一大口气,屏住呼吸,一头扎进水中,直到实在憋不住把头伸出水面为止。最后一个伸出水面的,小伙伴们很是崇拜,往往成为孩子头,大家都乐意听他调遣。

打水仗最刺激,更是我们的最爱。大家找一开阔水面,站在或踩在水中,围成一个大圈,相互泼水,都想把水泼到他人身上而自己不被泼着,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声东击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旦得手,则迅速躲开。你追我躲,打得不亦乐乎,很远就能听到我们欢快的嬉戏声。

在水中玩累了,就上到岸上,仰面躺在沙滩上,把细细的、湿湿的沙子覆盖在身上,暖洋洋的,望着蓝天上飘来荡去的白云,惬意极了。饿了,就扒开伙伴摘来埋在沙窝中的生柿子,看看是否湅孰?吃完软软甜甜的“湅柿”,小伙伴的劲头又足起来,继续下到河中玩耍,直到母亲高声呼唤,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秋季,畛河里的鱼虾、螃蟹长肥了,小伙伴们便三五成群地来到河中,捉鱼虾、螃蟹以解嘴馋。小心翼翼地翻开石头,发现藏在下面的螃蟹,瞅准时机迅速下手捉住,放入准备好的盆盆罐罐中。捉螃蟹还不算太难,抓鱼就不一样啦,鱼儿游的太快,没有专门的捕鱼工具,想抓住它是很难的。不过这也难不倒馋嘴而聪明的小伙伴们,我们用树枝、石头及河中的沙子做材料,从浅水处往沙滩上修一条水渠。水渠外边宽阔,越往里面越狭窄,在尽头挖一个大沙坑,把水引进坑内。放入从田间捉来切成小段的蚯蚓,引诱鱼虾上钩,看到贪吃的鱼虾游进沙坑,迅速堵上最里边的渠口,就如瓮中捉鳖般,把鱼虾从沙坑中捉住。


1.png

 

捉到鱼虾、螃蟹,是不允许私自拿回家的,共同劳动成果必须共同分享。若运气不好捉得太少,就放在隐蔽的沙坑中,第二天继续捉。若运气好,捉的足够多,我们便分头找来干柴,大人废弃的瓦盆,用石头把盛着清凌凌河水的瓦盆支起来,撒上从家中带来的盐巴,学着大人的样子,把鱼开肠破肚,洗干净扔进瓦盆中,点燃干柴煮起来,等到阵阵香味飘出来,想必是熟了。大家就围着瓦盆,拿着用树枝做的筷子捞着吃,连汤也喝个精光。那滋味别提多美了,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它已深深刻进我的记忆里。今天,无论是多么高级厨师做的鱼虾,也吃不出当年那种感觉,那种鲜香了。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滴水成冰。河岸的崖壁上挂着长短不一,形态各异,晶莹剔透的冰锥,河床里结着一层厚厚的冰,甚至整个河面都冻住了。整天呆在家中的小伙伴们,如飞出笼的鸟儿,一大早就冒着刺骨的寒风,急不可待地来到河滩。先试试冰层的厚度,看看结不结实,没问题了,再踏上去玩滑冰游戏。有的坐在冰面上,趁着河岸的斜坡像溜滑梯一样滑下去;有的坐在冰面上,另一个人在背后用力一推,向前滑去;有的蹲在冰面上,一边一个人拉着他的手往前滑;有的蹲在大铁锨上,双手紧握铁锨炳,另一个人手握锨把,用力推着向前滑……若有人不小心摔倒,便会引得人们哄然大笑,摔倒的人也不恼怒,拍拍摔疼的屁股,爬起来继续疯玩。

年龄渐长,儿时的玩伴各自成家立业,天各一方,俗务缠身,很难象童年时代那样,集聚到畛河滩无忧无虑地嘻戏玩耍了。

一九九七年,为了支援国家建设小浪底水库,我的家乡成了淹没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乡亲们,眼含热泪,装上一瓶珍贵的畛河水,包一捧黄沙土,恋恋不舍地到异乡安家谋生。

水库建成后,畛河本身也成了库水的一部分。那承载了我们多少记忆?多少欢笑的畛河啊?再也无法回到她的身边嬉戏玩耍,只能在梦中与她相见,想她,念她,却无法见到她,拥抱她。这成了万万千千小浪底移民心中永远割舍不掉的伤痛。尽管千般不舍,万般留恋,然而为了支援国家建设,我们也心甘情愿地忍受着这份永久的伤痛。无论何时?无论走到哪里?那魂牵梦萦的童年水上乐园——畛河,会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2.png

作 者 简 介

 

陈宁,洛阳新安人,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爱好文学,工作之余,坚持创作,喜欢与朋友分享所感所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乡土、乡味…… 下一篇:江城子·故园情思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寺上村第十届重阳节文化活动(大爱在寺上演绎并延续)
寺上村第十届重阳节文
寺上学校琐忆
寺上学校琐忆
第四篇 建设寺上村和谐大家园
第四篇 建设寺上村和谐
洛阳老话:叫卖声渐行渐远
洛阳老话:叫卖声渐行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